新闻分类
冷、压抑、憋闷
2020-01-14 01:3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母亲离开后,何漪宁学会了自己做菜:去菜市场买一个卷心菜,切碎了倒点油在锅里炒一炒,这就是一道菜,就着米饭能吃两顿。

为了赚出学费,高考结束后的第三天,何漪宁在助学志愿者的介绍下,来到一家烧烤店当服务员。

何漪宁从小家里条件就不太好,一直没有过什么娱乐活动,印象里最开心的就是和父亲母亲一起在家里聊天,聊她的未来,聊高中、聊大学、聊去哪个城市。

说起那段时间的经历,何漪宁低着头说了一个词“绝望”——她曾经半夜里突然就不知所措地开始哭,哭到嗓子肿得发不出声,眼睛看东西模糊了,还是想拼命嚎哭,把心中的压抑都哭出来。

父母离开前,都被病魔困扰,家里没留下任何积蓄,高中期间,何漪宁的生活费全靠低保金。

有亲属提议把父亲和母亲的衣服烧掉,但何漪宁没有,为了省下买衣服的钱,何漪宁就捡母亲留下的衣服穿。

面对打击,抚顺女孩何漪宁坚强地挺了过来,高考获得理科556分的好成绩,超出理科一本线58分。

父母离开了,小姨、小姑等亲属偶尔来帮衬一下,但生活上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。

娘俩的生活成了问题,社区帮助她们办理了低保手续,母亲在社区里打零工,只能赚一点儿钱。

就这样,在别的孩子解脱放松的时候,她一个人在饭店里打工,没有一天缺勤,靠着自己的双手来实现自己的、也是父母的大学梦。

后来,何漪宁从苦闷中走了出来,她说,支撑她走出来的,就是想高考考一个好成绩,“那也是爸爸妈妈的愿望”。

高一的时候,父亲因病去世;高考前半年,住院多时的母亲又离她而去!

最难的高考过去了,又一道难题摆在了何漪宁的面前:大学学费和生活费怎么解决?

“和爸爸妈妈一起憧憬未来上大学的时候,是我们一家最开心的时候,所以我的大学梦里也有爸爸妈妈的一份。”何漪宁说。

到半夜的时候,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,这是何漪宁最忙的时候,她必须不停地给各桌客人点菜、上菜,收拾客人离开后的杯盘狼藉,从晚上10时一直忙到次日凌晨3时,之后才能回家休息,一个月工资2000元。

为了自己的大学梦,也为了考出一个好成绩回报爸爸妈妈,何漪宁顶住了心中的痛苦,开始投入高考复习。

何漪宁:近的就是想凑够开学的学费,凑够了第一笔钱就好了,然后我就可以边打工边读书。再远的,就是想如果打工顺利,还想读研,要是上学期间赚的钱不够,我就毕业后工作两年攒够学费再考研。

何漪宁:有过一点点松了口气的感觉吧。考之前想得挺多的,考试前那天晚上都没睡着,想起了爸爸妈妈,想以后学费怎么办,考不好怎么办。后来想开了,考不好也不能怎么办。等考完试就觉得,应该对得起自己这三年吃的苦吧。

就这么坚持着挺过了高三,在最后几次模拟考试中,何漪宁的成绩都在560-570分之间,尽管高考获得了556分,但何漪宁对自己的成绩还是不太满意,“比模拟考还是差了点,考试的时候有点紧张”。

何漪宁:说实话,累,好多次真觉得自己扛不住了,但是我不扛住又能怎么办呢?现在我只能靠自己,至少我现在有了奔头,算是有了动力吧。

那时,小小的家里就她自己一个人,冬天家里温度不到16℃,“冷、压抑、憋闷”。

何漪宁在抚顺市第十二中学就读,文静乖巧。父亲原本在抚顺市一家国企上班,母亲一直打零工。在她还上小学的时候,父亲查出了重病;在她上高一的时候,父亲病重去世。

从来没有打过工的她,高考结束三天后就来到一家烧烤店打工,每天工作到凌晨3时,凭自己的双手攒学费。

在学校里,班主任老师和学校都尽可能地给何漪宁提供帮助,减免了大部分资料费。

“复习的时候,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,就哭一会儿,然后接着复习,就是这么过的高三。”何漪宁说。

如果你想给何漪宁鼓劲加油,帮她的生活出出主意,可以与她联系:手机13942383241。

何漪宁做的是最累的夜班,每天下午4时,何漪宁就要穿着厚厚的工作服来到店里,收拾卫生。

“复习的时候,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,就哭一会儿,然后接着复习,就是这么过的高三。”

谁知没过多久,原本肠部就患有重病的母亲病情突然加重,转移成癌症。2015年10月,母亲去世,那时的何漪宁上高三,距离高考还剩半年多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guam.cn湖北省孝感市厥粤缎木业有限公司 - www.tguam.cn版权所有